公司新聞

全民大辦鋼鐵的由來

全民大辦鋼鐵的由來
1958年開始的工業“大躍進”,*具典型性的是全黨全民大辦鋼鐵。因此,工業“大躍進”的發動,重點就是回顧全黨全民大辦鋼鐵的由來,包括一系列鋼產量高指標(1958年1070萬噸,1959年3000萬噸,1962年8000萬噸到1億噸)和兩條指導方針(以鋼為綱帶動一切,大搞群眾運動)的由來問題。

  毛主席希望加快我國鋼鐵工業發展,我是在1956年初組織34個部委匯報時就有所察覺的。1956年2月16日,毛主席聽重工業部(當時還沒有冶金工業部)匯報時,他就主張鋼產量每五年翻一番,今后就采用這種“一番加一番的增長法”。

  1957年11月初,毛主席率中國代表團訪問蘇聯,參加十月社會主義**40周年慶祝活動,隨后并參加12個社會主義國家**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以及64個**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11月18日,毛主席在64個黨的會議上發言時,提出了中國用15年左右的時間在鋼產量等方面趕上英國的目標。他說:

  赫魯曉夫同志告訴我們,15年,蘇聯可以超過美國。我也可以講,15年后,我們可能趕上和超過英國。因為我和波立特、高蘭同志談過兩次話,我問過他們國家的情況,他們說,現在英國年產鋼2000萬噸,再過15年,可能爬到3000萬噸。中國呢?再過15年,可能是4000萬噸,豈不超過英國了嗎?

  12月2日,少奇同志代表**中央向中國工會第八次國內代表大會致祝詞時,公開宣布:“在十五年后,蘇聯的工農業在*重要的產品的產量方面可能趕上和超過美國,我們應當爭取在同一時間,在鋼鐵和其他重要工業產品的產量方面趕上或超過英國。”從此,在鋼鐵和其他重要產品產量方面趕上和超過英國,就成為發動“大躍進”、特別是工業“大躍進”的一個重要口號。

  1958年2月3日,我向首屆人大五次會議作關于1958年國民經濟計劃的報告,提出1958年鋼產量指標為6248萬噸,比1957年實際產量535萬噸增長17%。這個指標是對各項生產條件進行綜合平衡之后提出來的,也考慮了15年左右趕上英國的目標。這個指標后來就稱為1958年鋼產量計劃的**本賬。

  1958年初的南寧會議上,毛主席在部署加快農業發展速度時,也考慮了加快工業發展速度問題。他抓的一個重要題目,就是要求地方工業產值限期超過農業產值。在《工作方法六十條(草案)》中規定:“各地方的工業產值(包括中央下放的廠礦、原來的地方國營工業和手工業的產值,不包括中央直屬廠礦的產值),爭取在五年內,或者七年內,或者十年內,超過當地的農業產值。各省市對于這件事要立即著手訂計劃,今年七月一日以前訂出來。主要的任務是使工業認真地為農業服務。大家要切實摸一下工業,做到心中有數。”4月23日,毛主席又寫信給各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叮囑他們立即連夜加班,研究本省市自治區到1962年時,地方工業產值能夠達到何種程度,作一個表,于5月5日來京參加八大二次會議時帶來。這個部署對于后來地方工業“遍地開花”,起了很大的鼓動作用。

  按照南寧會議關于三本賬的部署,地方報來的1958年的鋼產量指標為711萬噸。國家經委于4月14日匯總報告黨中央,這就是1958年鋼產量計劃的**本賬。

  這以后,鋼產量指標長得很快。這同當時大家認為趕英國的時間可以縮短再縮短有密切的關系。

  首先是冶金工業部部長王鶴壽同志3月20日向黨中央、毛主席的兩個報告,特別是有關鋼鐵工業的報告,提出了可以縮短的見解。

  根據毛主席在批評反冒進以來提出的關于要又紅又專、虛實并舉、“管‘實業’的人當了大官、中官、小官,自以為‘紅’了,鉆到里邊出不來”等一系列指示,王鶴壽同志于3月初,組織冶金部黨組同部分大企業負責人一道,連續“務”了八天的“虛”,寫出了兩份報告:《爭取有色金屬的飛躍,占領有色金屬的全部領域》、《鋼鐵工業的發展速度能否設想得更快一些》。后一個報告提出:只要把“紅”與煉鋼、煉鐵結合起來,“從我們自己的教條主義學習方法中解放出來”,我國鋼鐵工業“苦戰三年超過八大指標(一千零五十萬噸——一千二百萬噸)、十年趕上英國、二十年或稍多一點時間趕上美國,是可能的”。報告說:英國現在的鋼產量為2200萬噸,即使它今后每年增長4%,1967年也只能達到3300萬噸。美國現在的鋼產量為102億噸,這一生產水平估計在今后許多年不會有大的改變。我國實行大中小鋼鐵廠同時建設,建設時又實行投資包干,完全證明建設速度可以快一倍,投資可以省一倍(半)。在多快好省、鼓足干勁、力爭上游的路線下,只要有具體措施,1962年的鋼產量超過1500萬噸而爭取2000萬噸,是可能的。不久前(1月19日在南寧會議上),我們說1962年可以達到1500萬噸,是因為“還沒有看到建設速度快一倍、投資省一倍(半)這樣大的潛力”。如果1962年達到1700萬噸到2000萬噸,則我國鋼鐵工業的大小基地,初步在國內鋪開了。在國內有了幾十個大小基地之后,1967年達到產鋼3500萬—4000萬噸,“就不是不能設想,而是比較現實的了”,“因為每個五年都會有新廠建設,而原有的幾十個基地的生產力也會發展,只要是十年超過英國,再有十年趕上美國也是比較現實的設想”。

  王鶴壽同志的報告,受到毛主席的高度重視。黨中央根據毛主席的意見寫了分量很重的批語。3月22日、25日兩天,毛主席在成都會議的講話中,又三次給予表揚,肯定報告“不但鮮明地指出了冶金工業的發展方向,而且對過去工作中的錯誤傾向作了尖銳的批判”。毛主席號召其他部門也要像冶金部一樣,“堅決克服干部中的教條主義、經驗主義、本位主義的傾向、右傾保守傾向和不問政治、只專不紅的傾向”。5月29日,毛主席在政治局第48次擴大會議講話中,更稱王鶴壽同志的報告是“一首抒情詩”。

  4月15日,毛主席寫了《介紹一個合作社》一文,根據王鶴壽等同志報告中的觀點,明確宣布:“我國在工農業生產方面趕上資本主義大國,可能不需要從前所想的那樣長的時間了。”他在送出此文時給少奇、恩來、小平、陳云、喬木、吳冷西各同志寫的一封信中還寫道:“十年可以趕上英國,再有十年可以趕上美國,說‘二十五年或者更多一點時間趕上英美’,是留了五年到七年的余地。‘十五年趕上英國’的口號仍不變。”

  5月5日到23日,八大二次會議開會,提交會議討論的**個五年計劃**本賬,是由國家計委匯總、經過中央財經小組討論的。**本賬的各項指標,都有兩個方案,其中:1962年的鋼產量指標,**方案為2500萬噸,同1956年八大的建議數(此時稱“二五”計劃**本賬)1050萬—1200萬噸比較,增加108%—138%;**方案3000萬噸,同1956年八大的建議數比較,增加150%—186%。李富春同志在會上作了《趕上英國,再趕上美國,**個五年計劃是關鍵》的發言。他說,這次提交大會討論的“二五”計劃**本賬,是以7年趕上英國、15年趕上美國為目標的。王鶴壽同志在大會發言時,論證了**方案鋼產量指標的依據。他說:冶金部再次和各省、市、區研究了鋼產量的發展速度后,認為1959年可以達到1200萬噸,1962年3000萬噸,1967年7000萬噸,1972年1.2億噸。5年可以超過英國,15年趕上美國。

  5月7日,毛主席在大會講話,再次提出了速度超過蘇聯的問題。他說,蘇聯是20年加半年(從實行新經濟政策開始,到蘇德戰爭爆發),把鋼產量從400萬噸(1913年的產量)搞到1800萬噸。1957年是5100萬噸。我看,我們搞到5100萬噸,不需要這么多時間。我們的老底子是90萬噸(1943年的產量),到1962年,13年間將搞到3000萬噸,可能是3500萬噸,也許是4000萬噸。從1949年算起,可能只要15年就能搞到5100萬噸;或者從今年算起,只要7年搞到4000萬噸,再加1年,就可能搞到5100萬噸。5月18日,毛主席在《卑賤者*聰明,高貴者*愚蠢》的批語中,采納李富春同志的意見,稍加變通,明確提出:“七年趕上英國,再加八年或者十年趕上美國。”

  鑒于設想趕上英國的時間在逐步縮短,“二五”計劃期末的鋼產量指標在逐步提高,5月26日到30日召開的第48次政治局擴大會議,將1958年的鋼產量指標改定為800萬噸到850萬噸。這是1958年鋼產量計劃的第三本賬。

  6月5日,王鶴壽同志根據毛主席指示,擬出1958年6月到1960年6月兩年內,將鋼的年生產能力達到3600萬噸水平的規劃方案,交給少奇同志。6月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并批準了這一規劃方案。

  6月7日,冶金部向黨中央報送《一九六二年主要冶金產品生產水平規劃》。規劃預計,1958年鋼產量為820萬噸;1962年指標定為6000萬噸,比向八大二次會議提出的“二五”計劃**本賬中**方案的指標又提高了1倍。

  6月12日,國家經委黨組向黨中央報告:地方冶金工業的“躍進”指標,已經大大超過“二五”計劃**本賬。計劃今年興建小高爐12694座,大部分年內可投入生產,地方鐵產量今年可達440萬噸,比去年增長79倍;興建轉爐220座,電爐43座,地方鋼產量今年可達200萬噸,比去年增長25倍。根據地方冶金工業的飛躍發展,估計明年國內鋼鐵產量可以比今年預計完成數翻一番。

  6月中旬,由國家計委匯總,經中央財經小組討論后,李富春同志向黨中央提出新的《**個五年計劃要點》。《要點》估計,1958年鋼產量可能達到850萬噸到900萬噸。《要點》認為,“為了實現**個五年的指標,一九五九年有決定的意義,必須爭取一九五九年有一個比一九五八年更大的躍進,例如工業方面,鋼產量超過二千萬噸,爭取達到二千五百萬噸,超過日本,超過英國”。“現在看,以鋼鐵為主的幾種主要工業產品的產量,有可能不用三年趕上和超過英國,國內農業發展綱要有可能三年基本實現”。當時,正值中央軍委在北京召開擴大會議,批判劉伯承等同志在軍事院校工作中的所謂“教條主義”。6月17日,毛主席讀完《要點》后,批示:

  此件即刻印發軍委會議各同志。很好一個文件,值得認真一讀,可以大開眼界。這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沒有現代化工業,哪有現代化國防?自力更生為主,爭取外援為輔,破除迷信,獨立自主地干工業、干農業、干技術**和文化**,打破奴隸思想,埋葬教條主義,認真學習外國的好經驗,也一定研究外國的壞經驗——引以為戒,這就是我們的路線。經濟戰線如此,軍事戰線上也完全應當如此。反對這條路戰的人們如果不能說服我們,他們就應該接受這條路線。“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絕物也”,走進死胡同,請問有什么出路呢?

  6月17日下午3時,政治局在中南海西樓開會,聽取我作的關于1958年計劃執行情況和1959年設想的匯報。談到鋼鐵生產時,我說,預計今年鋼產量將達到900萬噸,初步安排,明年計劃為2000萬噸或2000萬噸以上。在討論時,有兩種不同意見:一些同志同意我的估計和建議;另一些同志認為今年鋼產量不止900萬噸,明年的指標還可以更高一點。會議到23時才結束。會議由少奇同志主持,除毛主席缺席外,其他常委同志都參加了。

  6月18日晚8時至11時半,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召集中央全體常委和彭真、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廖魯言、黃克誠、王鶴壽談話。談的內容比較廣泛。關于鋼鐵生產,毛主席表示,他贊成提高鋼指標。那時,我的腦子也很熱,而且在八大二次會議上剛就反冒進問題作過檢討,即使有不同意見也不便堅持,因此,我也同意把鋼指標提高。經過研究,1958年的鋼產量的預計完成數改為1000萬噸,1959年的鋼產量指標改為2500萬噸。會后就按這個數字重新修改我的《匯報提要》。談話時,毛主席曾對我說:現在農業已經有了辦法了,叫做“以糧為綱,**發展”,你工業怎么辦?我沒有多加思索,就回答說:工業就“以鋼為綱,帶動一切”吧!毛主席說:對,就按這么辦。他認為,機械工業也很重要。接著就議論起工業交通各行業之間的相互關系問題了,提出機械工業也是綱,電力和鐵路是先行。因此,我在修改《匯報提要》時,就寫下了這么一段話:“基本建設投資首先保證兩個‘綱’和兩個‘先行’部門的需要。兩個‘綱’就是冶金工業和機械工業。兩個‘先行’部門,就是電力和鐵路。綱舉目張,其他一切東西都帶動起來了。這是工業部署上的戰略問題,必須有統一的看法。”7月1日,《人民日報》就聞風發表一篇《以鋼為綱》的文章,后來廣泛使用的“以鋼為綱”、三個“元帥”(鋼鐵、機械、糧食)、兩個“先行”之說,皆出于此。

  根據毛主席的指示和政治局會議的討論意見,我對《匯報提要》作了重要修改。改后的《匯報提要》提出:1959年我國國民經濟將比今年有一個更大的躍進,經過三年苦戰,我國可以在鋼鐵和其他主要產品產量方面趕上和超過英國,基本建成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農業方面將實現水利化,達到“四、五、八”的要求。《匯報提要》改好后,我于20日下午報送毛主席。20日晚,中央辦公廳將修改后的《匯報提要》鉛印出來。21日晚,我就出發到東北去了。

  6月22日,毛主席對我的《匯報提要》作了批示:“此件印發軍委會議各同志。趕超英國,不是十五年,也不是七年,只需要兩年到三年,兩年是可能的。這里主要是鋼。只要一九五九年達到二千五百萬噸,我們就在鋼的產量上超過英國了。”毛主席在寫這條批語的時候,對《提要》的題目也作了修改。我20日改好的稿子,題目就叫《匯報提要》。毛主席改用正副兩道標題,正題是《兩年超過英國》,副題是《國家經委黨組向政治局的報告》。

  《匯報提要》上,1958年的鋼產量預計為1000萬噸,那么,后來公開發表的1070萬噸這個指標又是怎樣提出、怎樣確定的呢?據陳云同志1958年8月21日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的傳達,是6月19日晚上在中南海游泳池確定的。陳云同志說:“六月十九號晚上開各大區協作會議以前,主席在北京游泳池召集中央一些同志,王鶴壽也參加了,主席問他:去年是五百三,今年可不可以翻一番?為什么不能翻一番?王鶴壽說,好吧!布置一下看。**天他就布置了。所以,是六月十九號才決定搞一千一。”內部決定1100萬噸,后來公開宣布為1070萬噸,即以1957年產量535萬噸為基數翻一番。外間傳說,在游泳池的上述對話,是毛主席跟我進行的,這是誤傳。如前所述,當晚,我正在加緊修改《匯報提要》,準備交卷后去東北。游泳池的這次聚會,我不在場。

  毛主席下“一○七○”的決心,除了他本人出于急于趕上英國的迫切心情以外,還有多方面的影響促成。王鶴壽同志多次提供的鋼鐵生產順利發展的材料有影響。我17日的匯報、18日的談話,頭腦不冷靜,未能堅持實事**的精神,也有影響。但是,有決定性影響的,還是來自柯慶施同志。他當時是上海市委**書記,也是新成立的華東協作區主任,6月中旬來京開協作區主任會議之前,他主持了一次華東協作區會議,規劃1959年華東五省市(不含山東)鋼的生產能力達到800萬噸。這五省市煤鐵資源很少,1959年就能達到800萬噸鋼的生產能力,其他煤鐵資源豐富的地區,不是能夠搞得更多嗎?我沒有參加那幾天的協作區主任會議,柯慶施同志在毛主席面前怎樣吹的,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可以斷定,毛主席受了他的影響。這有毛主席后來多次的談話為證。例如,1958年11月30日,在武漢召開的政治局常委和協作區主任會議上,毛主席對柯慶施同志說:“你過去干勁沖天,條件沒有”,說華東搞600萬噸到800萬噸,“這幾個月我們想了一下,沒有那個條件,比如沒有煤、鐵怎么搞法!”又如:1959年7月23日,毛主席在廬山會議上的講話,談到闖“一○七○”這個禍時說:“**個負責任的是我”。“至于柯老,你那個發明權怎么辦(柯回答:我也有責任)?可不可以這樣講:你也有責任。但是,你是不是比我輕一點呀?因為你那只是意識形態。我雖然沒有你那個氣魄:你(一個協作區)一年要搞八百萬噸,我國內只搞一○七○萬噸。”毛主席這些話清楚地表明,是柯慶施同志促使他闖下這個亂子。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們,把柯稱為“土法煉鋼的干將之一”(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1949—1965年)》第335頁),這不是沒有來由的。

  1958年6月21日,即毛主席定下“一○七○”的指標兩天之后,冶金部向黨中央報送的一份《產鋼計劃》中提到:“政治局擴大會議的時候,華東區提出爭取明年鋼的生產能力達到八百萬噸。這是一個極重要的指標,因為根據這一指標,我國鋼鐵工業的發展速度,又將走入一個新的水平。”根據華東區可能達到的指標,我們研究了各大協作區明年及**個五年計劃的指標,認為“根據現在的情況看,明年鋼的產量可以超過三千萬噸,而一九六二年的生產水平則將可能爭取達到**千萬噸以上”。這是**次提出1959年產鋼3000萬噸、1962年產鋼**千萬噸的指標。6月22日,毛主席將冶金部的《產鋼計劃》批發到各省、市、自治區黨委,中央各部委,國務院各部委黨組,中央軍委會議各同志。從冶金部的這個《產鋼計劃》,更可以看到華東協作區對鋼產量的高指標所起的推進作用了。

  6月21日,毛主席在軍委擴大會議的講話中稱:我們三年基本超過英國,十年超過美國,有充分把握。

  6月22日,毛主席還對冶金部《一九六二年主要冶金產品生產水平規劃》作了批示:“此件印發軍委會議各同志。只要一九六二年達到六千萬噸鋼,超過美國就不難了。必須力爭在鋼產量上在一九五九年達到二千五百萬噸,首先超過英國。這里是一個簡單的表,很容易看。”

  1958年產鋼1100萬噸的任務,雖然在6月20日就作了布置,但7月間計劃完成情況很不理想。7月份只產鋼70萬噸,1月到7月底,累計生產鋼380萬噸稍多一點,同1100萬噸的年計劃比,相差700多萬噸。8月16日,即北戴河政治局擴大會議開幕的前**的預備會議上,毛主席感到計劃有完不成的危險,決定大搞群眾運動,實行書記掛帥,全黨全民辦鋼鐵。因此,王鶴壽同志1958年10月29日在向黨中央的一份報告中講道:“今年,在鋼鐵工業發展上(也在整個工業發展上),有兩個偉大的日子”,一個是6月19日,毛主席提出鋼產量翻一番的任務;一個是8月16日,毛主席提出書記掛帥,全黨全民辦鋼鐵工業的方針。

  北戴河政治局擴大會議開會的頭幾天,大家分析了6月19日以后鋼鐵生產未見起色的原因:**,從部到相當多的工廠,根據南寧會議后下達的《工作方法六十條(草案)》的要求,把注意力都放到編計劃(五年計劃和明年計劃)方面去了,部長、副部長都在外面參加各協作區的計劃會議,忽視了抓生產;**,由于小高爐生產不穩定,農民工不熟練和大批工廠領導關系改變(5月29日閉幕的政治局擴大會議要求,到6月15日24時止,大批中央部直屬廠轉交地方領導),主管部門和地方忙于辦交接手續,生鐵調度不靈;第三,鋼鐵冶煉需要的設備供應不上,6月間安排生產的一批冶煉設備,有的被計劃外的東西沖掉了,有的還沒有安排落實。

  毛主席在聽取匯報之后,打電話給陳云同志,作了八點指示:一、國家經委主要抓生產(此后年度計劃的編制工作交歸計委,基本建設交歸由陳云同志任主任的新建的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二、原材料調配要服從國家計劃,分配鋼材既要照顧重點,又要照顧農民的需要;三、抓緊冶煉設備的生產和安裝;四、機械廠收到鋼材后,**是用來制造煉鋼煉鐵軋鋼的設備;五、各省市自治區黨委每星期抓一次鋼鐵生產;六、加大保險系數,冶金部直屬鋼鐵廠今年增加50萬噸鋼的新任務(因此,1958年的鋼產量指標實為1150萬噸。——一波注);七、要有鐵的紀律,沒有完成生產和調撥計劃的,分別情況給予警告、記過(小過、中過、大過)、撤職留任、留黨察看、撤職、開除黨籍的處分;八、立即把各省、市、自治區黨委主管工業的書記(后簡稱工業書記)找來北戴河,開一次工業書記會議。8月21日,由陳云同志向參加擴大會議的全體同志傳達了毛主席的這些指示。

  陳云同志在傳達時說:我們今年要生產1100萬噸鋼,已經傳到國外去了(小平同志插話:給赫魯曉夫打了保票的)。7月31日到8月3日,赫魯曉夫來華訪問期間,毛主席跟赫魯曉夫講:我們今年生產鋼1070萬噸,明年是2500萬噸到3000萬噸。“赫魯曉夫不大相信,說中國的同志提出來的計劃大概我們相信可以完成,究竟具體情況怎么樣,他不問,那是很大的懷疑。”陳云同志還說:赫魯曉夫那天簽公報的時候,他的總顧問,也是建國初期在華蘇聯專家總顧問阿爾希波夫跟赫魯曉夫一起來了。“我跟他講,我們明年的(鋼產量)計劃完成得了完成不了?他不回答,笑一下,說很大的計劃,偉大的計劃,能完成百分之八十、九十也是很好的。他是沒有信心的。”陳云同志介紹的阿爾希波夫這幾句話,曾引起大家的憤慨。我記得那天在走向宴會廳時,阿爾希波夫跟我走在一起,他講:“你們的計劃太高了,恐怕實現不了。”我說:我們有群眾路線,把土法煉鐵煉鋼加上去,計劃一定能實現。他苦笑了一下,說土法煉鋼再多也沒有用。

  毛主席提出的工業書記會議,8月25日在北戴河開幕,由我主持。主要是研究在年內怎樣完成以1150萬噸鋼為綱的工業生產任務的問題。陳云同志兩次到會講話,李富春同志作報告,我作總結。

  鑒于光靠“洋爐子”完不成今明兩年的鋼鐵生產任務,陳云同志在講話中提議,要依靠黨委,發動群眾搞“土爐子”,說“土爐子”在中國的命運還有一個時期。我在總結發言中,提出“緊急行動起來,為完成以一千一百五十萬噸鋼為綱的工業生產躍進計劃而斗爭”的口號。我說:“主席指示,對土爐子要有信心,不能泄氣。即使在一百個土爐子中,只有一個出鐵,那就很好,就算是插上了紅旗,其余九十九個都應當向它學習。”在省、市、自治區工業書記們思想統一后,30日下午,我領著主要鋼鐵產區的工業書記,鞍鋼、武鋼、太鋼等幾個大廠的黨委書記,去毛主席那里,一個一個向他當面擔保。盡管不少同志慷慨激昂,保證完成任務,但毛主席還是不放心,因為只剩下四個月,時間太緊迫,他念了一句古詩:“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從8月17日到30日,毛主席在擴大會議、協作區主任會議和接見工業書記們的多次講話中,都講到鋼鐵問題,有關這方面的話,除前面已經引述的以外,大體還有以下幾個要點:

  ——講重要性。說年內生產1100萬噸鋼,明年搞2700萬—3000萬噸鋼,苦戰三年,達到5000萬噸鋼,是關系國內人民的大事,是一場大戰。

  ——講工作重點轉移。說農業問題已經解決,要求**書記從現在起把工作重點轉到工業上來,抓工業主要是抓鋼鐵。

  ——作自我批評。說題目是他出的,但他一直沒有抓,如果實現不了,他要作檢討。

  ——強調要大搞群眾運動。說資產階級和蘇聯的一些人,說我們在工業方面搞群眾運動是“游擊習氣”、“農村作風”,其實我們這一套正是正規的馬克思主義作風。

  ——強調紀律。針對當時生鐵供應緊張,調度不靈,個別地方趕著大車去鞍鋼要鐵,不給不走,毛主席一再強調:“冤各有頭,債各有主”,完不成生產或調撥計劃,要按紀律辦事,要鐵的紀律,不要“豆腐紀律”,“馬克思要與秦始皇結合起來”。

  ——對“一○七○”能否完成有懷疑。每講到鋼鐵時,他幾乎都要扳著指頭算時間:今年還剩多少天?督促大家切實抓緊。直到8月30日,他還說:“我是觀潮派、算賬派”,今年能否搞到1100萬噸鋼?“我總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提醒大家:“鋼鐵尚未完成,同志仍須努力。”

  *后,還要說明一點:政治局擴大會議公報寫上1958年力爭生產1070萬噸鋼,是我的主意。當時,我對“一○七○”的任務,已經有些信心不足了。由于考慮到此事已經捅到國外去了,毛主席又強調一噸不能少,我風格不高,也就不便說出自己的懷疑。8月30日下午,在毛主席那里,看到大家都說能夠完成,我就向毛主席建議,把“一○七○”寫到公報上。毛主席表示贊成。我馬上拿起電話,通知起草公報的胡喬木同志,說毛主席講了,把“一○七○”寫到公報上。結果,后來發表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公報就寫了這樣一句:“會議經過討論,決定號召全黨和國內人民用*大的努力,為在一九五八年生產一千零七十萬噸鋼,即比一九五七年產量五百三十五萬噸增加一倍而奮斗。”

  政治局擴大會議關于大辦鋼鐵的決定,除在會議公報中寫上“一○七○”以外,還在會議通過的《關于一九五九年計劃和**個五年計劃的決定》中規定:1959年計劃生產鋼2700萬噸,爭取3000萬噸,并批準國家計委以這個鋼產量指標和8000億斤到1萬億斤糧食產量指標為綱編出的《一九五九年國民經濟計劃主要指標》;1960年生產鋼5000萬噸左右;1962年鋼產量達到8000萬噸到1億噸,并批準國家計委以這個鋼產量指標和15000億斤糧食產量指標為綱提出的《關于**個五年計劃的意見》。

  9月1日,政治局擴大會議公報發表的同**,《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立即行動起來,完成把鋼產量翻一番的偉大任務》;5日,發表**篇社論:《全力保證鋼鐵生產》,號召與鋼鐵生產無直接關系的部門“停車讓路”。一場全民奪鋼保鋼的群眾運動,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了。8月以前,國內已建成一批年產量10萬噸以下的土高爐、小高爐,9月后新建了幾十萬座。除主管的冶金部門之外,地質、煤炭、電力、機械、交通運輸等部門,為配合完成“一○七○”,也廣泛開展了群眾運動。為了找礦,許多地方由黨委書記帶領群眾上山,中小學生、七八十歲的老人,都投入運動。煤炭部門提出“兵對兵,將對將,用分散的小煤窯對分散的小高爐”;“哪里有千噸鐵,哪里就有萬噸煤”。成千上萬的農民,背著镢頭,帶著鍋灶,上山挖煤。據后來統計,1958年,國內共建手工操作(即所謂“土法”生產)的小型工業企業1215萬個,共有工人(大部是農民)2489萬人;主要作業用機器操作(即所謂“洋法”生產)的小型工業企業75萬個,職工840萬人,兩項合計小企業129萬個,3329萬人。大中型企業也開展群眾運動。當時,把主要作業采用機械化方法生產的大中型企業的群眾運動稱為“大、洋、群”;把采用土法生產的以農民工為主體的小型企業或生產點的群眾運動稱為“小、土、群”。投入各類“小、土、群”的農村勞動力,*多的時候達到6000萬以上。

  經過全黨全民的努力,《人民日報》12月22日以套紅通欄標題報道:《一○七○萬噸鋼——黨的偉大號召勝利實現》。消息說,據冶金工業部12月19日的統計,今年國內生產鋼1073萬噸(這個統計數字包括土鋼,下同。——一波注),比1957年的鋼產量增加了一倍掛零。至12月31日,全年累計鋼產量為1108萬噸。

  由于預計“一○七○”可望完成,在鋼的總產量方面兩年趕上英國被認為“不成問題”,11月初召開的**次鄭州會議,還討論了15年內按人口平均計算的產品產量方面趕上英國的問題。據當時掌握的資料,估計15年后,即1972年,英國人均鋼產量可能在500公斤左右,我國1972年按八億人口算,人均500公斤,鋼產量就要達到4億噸。因此,這次會議擬訂的《十五年社會主義建設綱要四十條(初稿)》規定:到1972年國內鋼產量達到四億噸。頭腦熱度*高的時候,也是開始轉向冷靜的時候。是毛主席**個開始作冷靜的思考。他對1972年搞四億噸鋼可不可能,需不需要,提出了懷疑。提議:這個綱要草案先放一放,